快捷搜索:

中国外汇丨解码套期保值会计

  套期保值会计通过改变被套期项目的核算或套期工具的核算,实现套期保值的“时间”与“空间”的匹配,从而将风险管理的结果呈现在财务报表中。

  市场风险跌宕起伏,但凡涉及外汇、利率、大宗商品等风险的企业无不关注市场波动对于企业业绩的影响。为了防范风险,企业积极运用各类工具进行套期保值。然而,企业呈现的业绩依然会令人感觉扑朔迷离。其原因就在于套期保值与会计核算存在“时间”与“空间”的差异。为了消除套期保值与会计核算的“时空”差异,套期保值会计(下称“套期会计”)准则应运而生,为企业在报表中恰当地反映自身风险管理的结果提供了详细指引。

  在引入套期会计之前,企业的套期保值在会计核算上往往面临着“时间”与“空间”的差异。例如,针对预期发生的原油采购的外汇风险,企业通过买入期权予以防范。按照传统会计核算方法,预期发生的采购交易既不需要也不能在报表中核算,但买入期权的公允价值变动却会随时体现在企业的利润表中。这便是会计核算中的“时间”差异。再比如,企业在进行境外投资时,往往需要通过远期外汇合约锁定境外经营净投资的外汇风险,如果未运用套期会计,则境外经营净投资的汇兑差额列报在“其他综合收益-外币报表折算差额”项下,而用于套期保值的衍生工具盈亏则列报在“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项下,从而使报表上可能同时存在金额巨大且盈亏相反的其他综合收益和投资收益,使投资者难以直观理解企业的外汇风险管理是否恰当。这便是会计核算中的“空间”差异。

  与传统会计不同,套期会计通过改变被套期项目的核算或套期工具的核算,实现套期保值“时间”与“空间”的匹配,将套期工具和被套期项目产生的利得或损失在相同会计期间计入当期损益(或其他综合收益),从而将风险管理的结果呈现在财务报表中。针对不同类型的风险敞口,套期会计可分为公允价值套期、现金流量套期和境外经营净投资套期三种不同的方法。

  公允价值套期。对于面临公允价值变动风险的敞口,可以通过公允价值套期达到风险管理的目标。这些风险敞口包括:不可撤销的外币采购合同、外币借款,以及企业在库存货或者企业发行的固定利率债券的公允价值随着汇率、市场价格或者利率波动而发生的变化。以外币采购合同为例,公允价值套期会计下会将外汇风险导致的合同公允价值变化进行调整入账,打破了传统会计准则中对于待执行合同在执行前不予计量的模式,将套期工具和被套期项目产生的利得或损失在相同会计期间计入当期损益。

  现金流量套期。对于面临现金流量变动的风险敞口,例如外币借款、极可能发生的预期采购、预期销售或者企业发行的浮动利率债券,由于企业意在管理敞口的现金流量,因此可以应用现金流量套期会计,将用于管理现金流的衍生工具的公允价值变动的有效部分先递延在其他综合收益。例如,对于预期采购,待预期采购发生时才将累积在其他综合收益的衍生工具公允价值变动结转到存货成本,从而实现锁定采购价格的效果,将套期工具的利得或损失在被套期项目销售的相同会计期间计入当期损益。

  境外经营净投资套期。企业在跨境并购中往往面临着境外经营净投资的外汇风险。对此,企业也会通过远期外汇合约、外币借款等多种工具对境外经营净投资的外汇风险进行管理。在运用套期会计核算时,将衍生品公允价值变动的有效部分对冲境外经营净投资累积在其他综合收益的外币报表折算差额。

  2017年,财政部印发《企业会计准则第24号——套期会计》(财会〔2017〕9号)。相较原套期会计准则,新准则更加贴近企业的风险管理实务,其改善重点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更人性化的有效性测试要求。企业运用衍生工具对风险敞口进行管理时,原套期会计准则不仅要求企业对套期关系内的套期工具与被套期项目抵销结果进行预期有效性评估,还要求企业对套期有效性进行回顾测试,即测试实际抵销结果是否在80%—125%之内。如果不在上述区间,企业将不满足运用套期会计的条件。实务中,对于某些套期关系,尽管企业在套期开始日及以后期间预期套期关系能够做到高度有效抵销,然而对于割裂的每一个会计分期,当企业进行回顾测试时,可能会由于短期内市场波动等原因,导致实际抵销结果较差。例如,当企业使用人民币换美元的外汇衍生工具对港币借款的外汇风险敞口进行管理时,因为美元和港币之间的挂钩机制,预期美元外汇衍生工具能够高度有效地抵销港币借款的汇率风险;但在特定会计期间,实际抵销效果可能不在80%—125%之间,导致企业无法运用套期会计,造成风险管理与财务报表的脱节。

  对此,新套期会计准则取消了原套期会计准则下“回顾有效性测试”所要求的“80%—125%”的生死线,也不再要求企业进行回顾有效性测试,而是更加注重套期工具和被套期项目之间是否存在“经济关系”。该“经济关系”使得套期工具和被套期项目因被套期风险而产生的公允价值或现金流量,预期随着相同基础变量或经济上相关的类似基础变量,发生方向相反的变动,也即更注重“预期有效性”。因此,对于主要条款(例如名义金额、到期期限和基础变量)均匹配或大致相符的套期关系,如果企业通过定性分析便可得出套期工具和被套期项目之间存在“经济关系”,便不再需要进行量化评估以及“回顾有效性测试”,而是可以直接运用套期会计,更加贴近企业的风险管理实务。

  二是更合理的套期工具会计处理。企业在运用衍生工具进行风险管理时,常常需要付出相应的“套期成本”。例如,为锁定远期汇率,企业在远期外汇合约中会付出“掉期点”,即远期汇率和即期汇率的差异。该差异源于交换币种的利差产生的“远期要素”以及交换币种由于流动性等产生的“货币基差”,这便是企业为了锁定外汇价格所支付的“套期成本”。类似的,企业通过买入外汇期权,可以在市场价格发生不利变化时行权,而在市场价格发生有利变化时放弃行权,但所付出的期权费中包含了期权的“时间价值”,这也是保护外汇风险的“套期成本”。

  在原套期会计准则下,尽管企业可以仅将远期合约的即期要素或期权的内在价值指定为套期工具,而将远期合约的远期要素、货币基差以及期权费中的时间价值排除在套期关系之外,但在整个套期期间,远期合约的远期要素、货币基差以及期权费中的时间价值的公允价值波动,依然会影响企业业绩。相比之下,新套期会计准则更加尊重远期合约的远期要素、货币基差以及期权费中的时间价值作为“套期成本”的商业实质,允许企业将“套期成本”相关的公允价值波动递延在“其他综合收益”中,再根据套期项目的性质进行会计处理:如果是与时间段相关,可在一段期间内分摊计入损益;如果是与交易相关,则在确认交易时进行结转。

  三是更丰富的被套期项目。新套期准则更加尊重企业的风险管理,允许企业对于可单独识别并可靠计量的风险成分进行套期,也允许企业对一组项目名义金额的组成部分进行套期,还可以对风险敞口与衍生工具的组合形成的汇总风险敞口进行套期等。例如,在外汇风险管理中,如果企业对于外汇风险的管理基于净敞口(包括预期销售与预期采购的外汇净敞口,应收与应付外币账款的净敞口等),新套期会计准则允许企业对于此类静态的净敞口运用套期会计,从而实现“一箭双雕”的效果。

  例如,企业A计划年末支付80万美元采购固定资产,同时预期年末会有100万美元的销售,为了同时锁定固定资产采购和销售的外汇风险,企业A既可以签署80万美元的远期外汇合约购汇以及100万美元的远期外汇合约结汇,也可以采用更为经济的风险管理方式——针对外汇净敞口进行管理,仅签署20万美元的远期外汇合约结汇。在原套期会计准则下,企业只能将在手的20万美元远期外汇合约指定对部分预期销售进行套期,不能反映企业的风险管理全貌。而在新套期会计准则下,企业A可以将20万美元的远期合约同时指定对80万美元预期采购以及100万美元预期销售进行套期,即同时锁定固定资产的采购和货物销售因受汇率变动而导致的损益影响,将20万美元远期外汇合约公允价值变动中与预期销售有关的100万美元公允价值变动,在销售发生时结转计入损益(由于净敞口套期的特殊规定,衍生品有关损益列报为净敞口套期损益而非收入报表行项目);与固定资产采购有关的80万美元的公允价值变动,在固定资产计提折旧时结转计入损益(同上,衍生品有关损益列报为净敞口套期损益而非成本费用-折旧报表行项目),从而实现会计核算与风险管理相统一。

  由于企业各项风险管理活动的复杂性,新套期会计准则的应用仍存在诸多挑战和困难。例如,如何在复杂衍生品中运用套期会计,以及如何在动态净敞口的管理中运用套期会计,仍有待进一步研究和探讨。

  一是套期会计在复杂衍生品中的运用。为争取较有利的价格,企业在选择衍生品时,可能会签署结构复杂的衍生品或组合,而如何识别这些衍生品能否满足运用套期会计的标准便成为难点,需要企业审慎分析。以外汇衍生品为例,企业为了锁定较一般远期外汇合约更为优惠的购汇价格,在远期外汇合约(该合约中美元对人民币的一年期远期汇率为1∶6.9)中嵌入一份签出期权,约定当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高于1∶7.0之后,银行将不再按照约定的汇率售汇,而在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不高于1:7.0时,企业可以按照1:6.7的优惠价格签署远期外汇合约。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企业基于对市场的判断,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能按照优惠的价格购汇,但不排除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失去保护,而衍生品中优惠的购汇价格便是银行向企业支付的期权费,使得银行可以在发生风险时降低损失。因此,对于企业来说,该项签出期权使企业承担的风险可能高于获取的收益,而企业会计准则禁止在上述情形中将包含“净签出期权”的工具作为套期工具,从而无法运用套期会计。

  相反,如果远期外汇合约同时包含签出期权和买入期权(俗称“领子期权”),约定当外汇价格高于6.95时执行价为6.95,外汇价格低于6.5时按照6.5行权,6.5—6.95之间没有保护,从而使企业将外汇风险锁定在6.5—6.95之间。由于企业并未在合同开始或整个合同期内收取期权权利金,且名义金额始终一致,不构成“净签出期权”,因而可以运用套期会计。

  二是动态净敞口的套期。新套期会计准则允许企业将构成净敞口的所有项目的项目组合整体指定在套期关系中,并追踪被套期项目的变动来运用净敞口套期;但在风险管理实务中,企业可能基于定期(例如每天、每周或每月)更新的风险净敞口进行动态的风险管理,难以逐项追踪构成风险净敞口项目的变动。例如,银行A从事外币业务,对于某外币(如美元)账户净资产的外汇风险逐日通过一年期远期外汇合约锁定。企业在对套期进行指定时,无法逐一匹配外币账户资产或负债的期限。又如企业B从事外贸交易,存在大量外币应收账款及应付账款,到期日各不相同,每月均有到期以及新增,企业使用一年期远期外汇合约对应收账款以及应付账款净敞口的公允价值变动风险进行套期,远期合约到期后会叙做。对此,企业同样也无法逐一追踪并匹配外币应收账款以及应付账款的期限。在对该类动态净敞口进行套期保值时,能否运用套期会计,以及如何运用套期会计便成为难点。目前,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正在其“宏观套期”项目中探讨如何对动态风险净敞口运用套期会计,企业可以关注该项目的最新进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