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股前瞻︱九名医生撑场面基石大佬来傍身可清

  公募基金的下一个二十年,将围绕着养老、科创、智能投资等展开,对此,“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4月23日启幕,多位行业大咖齐聚共议未来,思辨如何更好的建设第三支柱养老金、夯实资产管理、支持科技创新!【详情】

  随着人口增多老龄化加重,工作压力增大,各种眼部疾病层出不穷,白内障、青光眼、散光,还有随处可见的近视等等,不过好在人类医疗技术也在不断提升,医疗体系逐渐完善,除了公立医院之外,私人眼科医院也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香港虽然地域不大,但人口也不少,因此眼科也有一定的市场,比如希玛眼科(03309)便靠香港赚了个翻。智通财经APP了解到,位于香港专注眼科的私家健康医疗机构清晰医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晰医疗”),日前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申请主板上市,独家保荐人为民银资本,独立财经顾问UBS。

  清晰医疗于2005年在香港开展业务,提供多重屈光治疗服务,包括全飞秒激光小切口透镜切除术、更换多焦距人工晶体及置入置入式隐形眼镜。此外,公司还就其他眼部问题提供不同的治疗,例如标准白内障手术、激光程序及玻璃体切除术。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清晰医疗的收益及净利增速不低。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年度、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年度、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9个月及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9个月收益分别为6240.3万港元、1.26亿港元(同比增长101.6%)、9141.9万港元及1.54亿港元(同比增长68.9%)。净利分别为546.1万港元、2664万港元(同比增长383.6%)、2007.4万港元及3493.7万港元(同比增长73.6%)。

  若按照业务划分,屈光治疗和其他眼部问题治疗占总收入比最高,达到90%以上,剩余部分收入来自于诊症及检查服务、销售处方药物。简单地说,公司主要收入来自眼部手术费。

  按照招股书透露,智通财经APP估算了其手术费用,收入占比最大的屈光治疗中,公司最引以为傲的全飞秒激光小切口透镜切除术平均费用为26000港元/人,而更换多焦距人工晶体的平均费用高达45000港元/人。

  虽然对于香港的高收入来说,这个费用貌似也算不上遥不可及,但是对比同行业来说,绝对不低。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某眼科上市公司的激光手术平均费用不到20000港元/人,26000港元的手术费也远远超过了内地三甲医院的平均手术费用。

  有意思的是,这家公司规模也不大,目前只在中区和旺角有两家医疗中心,而且全职执业医生只有九人。

  要说作为门诊,这个数量也不算少,但是想要上市,必要的规模还是要有的,毕竟医生的数量限制了公司的发展。对比同为港股上市公司的希玛眼科,在香港有12名医生,但是在内地有40多名医生。跟A股爱尔眼科更没有可比性。

  不过只要公司有良好的人力资源渠道也可以,比如爱尔眼科有自己的培训体系,每年投入大量的经费,打造完善的人才培养计划。而清晰医疗则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招聘,二是通过收并购同时把医生带进来。

  招聘的方式相对来说获得人力资源更加迅速,不过也有可能出现“兼容性”问题;收并购则相当不稳定,毕竟收并购的事情不常出现。

  根据招股书披露,此次申请上市募集资金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收购香港和内地城市的几家眼科医疗机构,特别提到了内地的一二线城市,比如成都和粤港澳大湾区,这其实跟市场空间有直接关系。

  2018年,香港私营眼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只有39.7亿港元,具体到清晰医疗的主业务屈光治疗,2018年市场规模仅为1.63亿港元,人工晶体置换手术也仅为11.8亿港元。

  而香港的私营眼科医疗服务机构市场分散,按照收益计算,清晰医疗排名第四,市场份额只有4.8%。

  内地市场则要好很多,2018年私营眼科医疗服务市场份额达到231亿元人民币(约为270亿港元),为香港市场的6.8倍,而且内地可扩张空间远大于香港。这也是为什么香港的眼科上市公司要布局内地,而清晰医疗也准备收购内地医疗机构的原因。

  也就是说,能不能顺利地拓展内地市场,极大程度影响了清晰医疗的未来的发展高度和速度。然而智通财经APP却持保守态度,一是内地私营眼科医疗结构同样存在竞争,并且还有来自香港的竞争;二是从技术水平和品牌度上看,在内地私营眼科跟公立医院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往续记录期间,公司已吸引3W Partners、药明康德(02359)母公司及胡先生(健康护理行业拥有大量的投资及管理经验)的投资。截止到日前,3W Partners、药名康德及胡先生分别持有30.22%、20.83%及0.33%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3W Partners是一家关注行业整合成长机会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专注于金融、先进制造业、医疗健康及消费等板块。于2016年就向清晰医疗抛出了橄榄枝,表示有意投资清晰医疗,通过全资附属公司Clear Lead认购股份总价值达到1400万美元,彼时持股比达到38.58%。

  药明康德则是投资者都熟悉的公司,是全球领先的制药、生物技术以及医疗器械研发开放式能力和技术平台公司,并且在2018年实现了上交所和港交所两地上市,尤其在2018年底于港股上市后一路上涨,大有明星股的架势。2018年初以1000万美元入股清晰医疗,目前持股比例达到20.83%。

  重组后,除了控股股东Prime Sage(清晰医疗创始人谢医生所成立公司全资持有)所持有的42.89%股份之外,3W Partners和药明康德成为最大股东。

  可以说,清晰医疗在申请上市前,已经得到了资本大佬的赏识。不过,这就一定能保其上市之路一帆风顺吗?也不一定。

  同为眼科医疗机构,拿2018年初上市的希玛眼科来说,当时的基石阵容更加豪华。在其上市前,入股希玛眼科的除了早期进入的新鸿基郭家、兰桂坊教父盛智文外,腾讯的马化腾、香港华丽的赵勇、Gunther Group Limited的邢李㷧都是投资者界的大咖。

  由于基本面不错,另有基石投资的加持,希玛眼科在上市首周却有靓丽表现,股价翻番。不过随后开启了一路下跌模式,这当中却有受到去年资本行情影响的因素,但进入2019年,大盘反弹,也未见其股价有所起色,说到底,受到市场空间的限制,投资者确实很难对其未来有充足信心。

  同样的道理放在想要上市的清晰医疗身上,想必也是适用的。即便是有资本大佬护身,恐怕也难保其一路顺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